盖着如今很少见的石棉瓦
2020-11-20 23:43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进门直直地排了三间小房,单个房间面积不过十来个平米,二楼的木板小阁楼屋顶,盖着如今很少见的石棉瓦。屋外40度的高温,阳光白闪闪的刺着路人的皮肤,里面两间房依旧是昏暗一片。一个14寸电视机、一个双桶洗衣机,是这个家中仅有两件像样的电器。母女俩靠着政府的低保和亲友的帮助,艰难而温暖地过着日子。

如果您想帮助“无脚女儿” 杨玉辉,欢迎拨打华声在线爱心电话0731-84326425, @华声在线官方微博、微信,或加入华声在线微孝大爱志愿者qq群109344656。

见到客人来,王奶奶招呼客人坐下,客人们礼貌地请王奶奶坐下。王奶奶摇着蒲扇,似懂非懂地听着大家说着她和女儿的故事。突然,王奶奶从椅子上站起来,熟练地走到门口的小台子前,拿起一个杯子倒了水,走近内屋女儿杨玉辉身边,“玉辉喝水不咯”,这是王仲莲奶奶重复了一生的动作。

这么多年来,杨妹红每天都会从自己家走十多分钟路,来看看三姐和母亲,送饭菜、倒便盆或是做家务,“也有很多好心人关心我们、帮助我们”。

杨玉辉母女俩的家,隐藏在长沙繁华都市深处。在幸福桥社区住了近一个世纪的家里,九旬老人王仲莲60年如一日地照顾重残“无脚女儿”杨玉辉,用言行践行母亲责任、用一生书写母爱光辉。时间作证,这是一位平凡而伟大的母亲!

“直到现在,母亲还会伺候三姐吃饭、洗漱、排尿,她们就这样生活在两个人的世界里。”人们最常听见老人说的话语,便是“玉辉恰饭不咯”、“玉辉冷不咯”、“玉辉热不咯”,这是铭刻在老人心里的话语和责任,时间和衰老都无法抹去这记忆。

“妹妹白内障看不见,我和妈妈年纪也都大了,如果有一天大家都老了,妹妹既看不见,生活又不能自理,真不知道日子该怎么过。”杨妹红说,自己和妈妈最大的心愿,就是希望能治好妹妹的白内障,帮助她恢复视力,“最起码她自己能看到这个世界”。

“姐姐可怜,妈妈更可怜!”杨妹红说,母亲王仲莲60年来如一日照顾姐姐,一辈子全心全意照顾女儿,无微不至、无怨无悔。这几十年来,王仲莲哪里都没有去过,一直呆在家里陪伴着女儿杨玉辉。“三间房,一张床,母女俩相依为命几十年。”

杨玉辉有兄长姐妹四人,如今家境均是一般。哥哥70多岁也已患老年痴呆,大姐瘫痪在床生活无法自理,二姐手臂患有严重内风湿骨骼变形,四妹杨妹红也因白内障做过手术。家人曾经讨论过要把三姐送到敬老院去,母亲王仲莲坚决阻止:“等我死了再说”。

杨玉辉小时候曾经走失过,全家人找了两天一夜,终于寻回了这位可怜的家庭成员。1987年夏天的一个上午,杨玉辉一个人走过家门口的铁轨,去铁路对面上厕所。面对呼啸而来的火车,思维不清的杨玉辉无法判断避让,火车无情地压过杨玉辉的双脚。“我们抱着她去医院啊,她已经不会哭了,血一路流着……”杨妹红擦拭了一下眼角。

因为双脚被截肢,杨玉辉常年在榻椅上度过,无法活动令她的体重飙升至160斤,这个家里已经没有人能够移动她。杨玉辉最常见的人,就是母亲王仲莲。三间房里的伟大母亲

90岁的王仲莲如今已患有间歇性的老年痴呆,时而清醒、时而糊涂。

“不幸哈(都)到她一个人身上了。”说起三姐杨玉辉,小妹杨妹红眼圈有点红了。杨玉辉再过不久便是60岁了,小时候患过小儿麻痹疹,因治疗不当致大脑神志不清,后又因遗传性白内障双眼失明,厚重的兔唇令她的口齿无法清晰表达,飞来的火车横祸令她失去双脚,“而且她还是个哑巴!”

60年,王仲莲的时间都是围着女儿转的,每天早晨,她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帮女儿穿衣,洗脸,喂饭,图为老人照顾女儿如厕,将坐便器放在床上。 图片来源:华声在线

这个家进门左手边墙壁处供奉着一尊观音菩萨,可菩萨似乎没有偏爱不幸的杨玉辉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renaow.cn山西省阳泉市给声公餐饮有限公司 - www.renaow.cn版权所有